网站地图
您的当前位置:教案范本网 > 安全作文 正文

孙犁老家散文

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 时间:2021-05-04 12:44
导读:孙犁老家散文老孙是我们学校的门卫,学校搬迁之前没有门岗,他的工作是敲钟。听说,最初老孙是接他爸的班当老师的,早些年实行接班制,这很正常。关键是老孙没有经过正式培训
孙犁老家散文

老孙是我们学校的门卫,学校搬迁之前没有门岗,他的工作是敲钟。听说,最初老孙是接他爸的班当老师的,早些年实行接班制,这很正常。关键是老孙没有经过正式培训,上讲台有困难,学校就把敲钟的活儿派给他。老孙很认真,也做些杂役,门窗掉了钉子、螺丝,他都义不容辞。学校的小花池也靠他侍弄,有时还兼做办公室的卫生工作,给老师们提水。老孙敲钟,时间掐得极准,节奏一丝一毫都不会错乱。预备钟从容中带着警示的味道,“当……当……当……”一下一下清晰地敲;上课钟紧凑、急促,“当当当………当当当……”三声连敲,催人奋进;下课钟舒缓悠扬,依然是“当……当……当……”一下下地分开敲,但节奏比预备钟孙犁老家散文慢,听起来似几只小鸟在欢快地蹦跳,轻松愉悦。敲钟的工作老孙一干就是几十年,他敲得津津有味,乐此不疲。若不是后来学校搬迁,大概他会一直敲下去。学校搬到新址后,设了门岗,装了电铃。没钟可敲,老孙很自然地成了门卫。门卫老孙很快爱上他的新工作,每天上班总能看到他拿着大扫帚清扫大门口,把灰尘、落叶、纸屑扫得一干二净。

孙犁老家散文

我因为不时有稿费单寄来,和老孙多有交集。每次来了稿费单,他都在第一时间从大门跑到四楼的办公室亲自交到我手上。看他满头大汗气喘吁吁,我心里过意不去,对他说以后不要送了,我下班到门岗取也是一样,可他照样每次都给我送来。时间久了,我心想总是麻烦孙师傅,啥时候买点儿花生瓜子聊表谢意,可只是想了想,并没有立即付诸行动,总想着时间多着呢。开学那天,我们正忙着打扫卫生,老孙找到我,面带笑容又递给我一张稿费单。我还没来得及说谢谢,他转身就走了。下午我提着一大袋零食去了门卫室,可是那里坐的是一个陌生的师傅,他说老孙退休了……

这两年,“遇见”一词似乎很热,今天,我也不妨就跟着“热”一把,回望一下我与孙老的遇见。孙老,其实不老。正是因为在我仅有的一次“同步访谈”里,把“孙老”喊出了“名”,自此“孙老”不仅火遍了“同步悦读”大家庭,甚至说火遍了整个微刊界。“孙仁寿”这个名字似乎逐渐被大家“忘却”,“孙老”却成了或年长或年少文友口中的代名词。以致后来,急得孙老不得不在群里公开发文高呼:“虽然我已年过花甲,可我依然童心未泯,自恃尚正值青春年少,以后大家还是统称我‘孙老师’吧。”当时看了,我不禁哑然失笑,孙老啊孙老,你倒也是谦虚一点啊。哈哈!然,这迟来的“遇见”,丝毫没有影响我与孙老的“神交”和后来他在微刊界的“一火成名”。走进“同步”以后,如他自己所言,像似开启了人生的“,几乎每隔三、两天,都能收到他发来的稿件,且篇篇质量都颇高。我那时就时常在想,孙老对写作的激情与执着,让我们这些真正的“文青们”都不得不望其项背。他常说,他的写作没有任何压力,有的就是一种内心的动力,而这动力就是深藏在他心里几十年一直未醒的文学梦,这个梦既没有成名成家的功利意识,也没有沽名钓誉的名利思想,虽然一直未达到所理想的彼岸,却成了自己一直笔耕不辍的动力源。

从小学三年级的一篇习作被老师当作范文读开始,文学的种子就播撒在了他的心间,乃至后来从教、从政一直到后来下海进国企做行政一把手,其间,虽有诸多事务缠身、牵绊,但仅有的业余时间,也几乎都成了他的读书时间和写作时间。他说,他一直把鲁迅先生的那句话作为自己的文学座右铭:“我是把别人喝咖啡的时间用来写作的”。他常把写作与读书当作日常生活的调味剂、工作压力的缓冲剂,当成不去推、不想推也推不掉的应酬。孙老好酒,可他说每每完成一篇新作,比喝下去半斤白酒还兴奋。孙老常写,写作目的很纯粹,且视角宽绰。这是孙老写作路上一直葆有的可贵特质。一次,他和我说,他不喜欢整天牢骚满腹的人,喜欢和简单的人交朋友、打交道,也正是基于这样一种人生哲学,自己每一篇作品里都是用最质朴的语言诠释生活和人性的美,每一个字句都是发自心底最真实的声音。无论是翻阅他的第一部散文集《仁者见仁》还是这个《心河流淌》散文选本里收录的所有作品,你都会有一个共感,他的文字总离不开他最熟悉的乡土人文、故里亲情,写景与抒情叠加,叙事与沉思交融,情怀与视角共振,用最纯粹的情感和记忆,展示和诠释着生命里的美好与真挚,行文铺陈,朴素精道。

作为交流会的发起者和组织者,孙老安排得有章有序,简洁而典雅。也正是在这次遇见上,心中既模糊又清晰的孙老形象踏踏实实地丰满起来,博学、智慧、健硕、重情,这是孙老给我们的那次“遇见”写上的关键词,激情满满、谈吐渊博的他,大到中国的历史文化,小至餐桌上的风土民俗,孙老都能聊侃得让你感佩不已。其间,国家二级作家、《作家天地》原副总编审王长胜老师夸他持家、爱家,是好丈夫、好父亲、好女婿“男人,这些在本书收录的我访谈孙老的文字里都有详述,这里就不赘述了。对此,孙老好不自谦地笑着说:我应该是一个好男人,而且是一个暖男。好男人要有担当,有事业心,有责任感,要大度豁达果敢,特别是在老婆面前永远不要称英雄,在家里永远不要讲大道理……一席话,逗乐了全场。孙老常常和我说,他之所以这么深爱着《同步悦读》,主要是从我的身上看到了许多他年轻时的影子,有朝气,有热情,有爱心,有文学情愫,为人仗义,知识涉猎广等等,有一种相见恨晚、一见钟情的感觉。

的确,我与孙老真的有一种一见如故、惺惺相惜之感,每一个动意,每一项选题,每一次活动,我们总能不约而同地达到某种共鸣。我和孙老都是熬夜型的人,每每深夜,他都会私微我,要我注意休息,可千万别累倒了……孙老懂我。懂得,是世间最美的遇见。搁笔至此,许是职业的惯性,权且让我为孙老的这本集子做个小小的推介吧:于我所知,这应是目前我们所见到的第一本最具特质的散文选本。一是所收录的散文随笔不仅多数在纸媒发表过,更是通过新时代的微媒体受到海内外读者“检阅”过;二是几乎每篇作品都附有精选而来的全国各地读者的点评留言,既增强了对作品的解读力,更从某种程度上增加了与读者的互动感。相信读者从中也能与孙老及他的众多文友开始一场美丽的“遇见”。是为序。

夜深了,一架老木犁与一台拖拉机在一起休息,于是,就展开了一段对话。“唉!兄弟,我真是赶不上时代了啊!”木犁垂头丧气地对拖拉机说。“老兄,你不要这么说呀,你在那个时代也发挥了作用,只是现在的农业机械更先进了呀!”拖拉机说。“是呀!”木犁附和道,“想当年,人们用我来翻地,家里养着牛,用牛牵着我,把地上的土翻一遍。但如果家中没有牛,就要人来拉。人拉我耕地不仅费力,效率也差。现在人们有了你,可真是效率大增呀!只要你在农田上一驶过,不但翻了土,草都被压在了泥土底下,当时我呢,走过的地方小草还在庆幸自己还没有被泥土掩盖住呢!你可真棒呀!”拖拉机谦虚地说:“这也没什么,这都靠人呀。其实先进的农业机器,都是人创造的呢!

割好后,还要把谷子打下来,打谷子的工具还要人拖着前进,可麻烦了。自从人们发明出了收割机,割起稻来可快了,它一走过,稻株就到了它的背上,这时,谷子都通过一个口到了麻袋里,没有谷子的稻草就掉到了地上,一天可以割三四十亩稻呢!”老木犁听了拖拉机的这番话,也不再愁眉苦脸的了,很为农业先进机器高兴,也笑了,说:“农业的发展,需要人们的共同努力和奋斗呀!这时,所有的农业机械都齐声说道:“农业的发展更需要年青人的共同努力和奋斗!”它们的心中都默默地祝愿着,希望祖国的农业发展更美好。

推荐阅读:

孙犁老家散文
责任编辑:admin

文章来源: http://www.fhfee.com文章标题: 孙犁老家散文

原文地址:http://www.fhfee.com/aqzw/5914.html

上一篇:如果我是神偷作文450字
下一篇:没有了

相关文章:

栏目分类
教案范本网-科学教案-教案模板 版权所有
Top